“目前宠物医生更多的是全科

 宠物食物     |      2019-05-14 13:08

  东方网记者刘辉、刘昊5月10日报道:宠物医生被认为时下最有“钱景”的新职业,诊治犬猫之外的异宠医生就更加令人好奇。记者近日走访了解,沪上目前共有200多家宠物医院,但专科异宠医生数量却不足10位。

  “跟大部分宠物医生一样,我从事这一行,也是出于对小动物的喜欢。”已经拥有14年宠物诊治经历的翁医生毕业于中国农业大学。他有个霸气的名字——翁治天,他也被同行称为“异宠大拿”。“可能我属于上海最早的一批宠物医生吧,现在比较擅长猫和异宠的诊治。”

  如今饲养宠物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养的种类也是纷繁复杂。假如乌龟、龙猫、羊驼不够新奇的话,那土拨鼠、蜜袋鼯、貂、刺猬能否惊掉下巴?

  顾名思义,异宠即另类宠物,打破了猫、狗、鸟、观赏鱼类所构架的宠物市场传统格局,成为当前年轻人喜好的新宠。

  市场变大,异宠医生也逐渐成为香饽饽。那究竟异宠医生有何特殊?异宠医生一般是指可以治疗小型哺乳类、爬行类、鸟类的医生,也特指一些只专门看某一类非犬猫动物的医生。

  据东方网记者了解,上海市宠物医院目前增加到229家,注册兽医师超过了800人,但面对宠物市场规模的不断扩大和细化,依旧无法满足需求,因此异宠医生就显得更加稀缺。

  “目前宠物医生更多的是全科,什么都会看,这一点和给人看病的医生分科详细不太一样。”翁医生介绍,相比国外发展许久,异宠医生在国内属于近两年的热门职业。

  据翁医生介绍,宠物医生中坚力量主要集中在30-45岁的年龄,其中做宠物女医生的更少,大约只占三分之一。“做异宠的医生非常少,可能一些医生会涉及异宠方面,但真正做专科异宠的数量可能就在个位数吧。”

  “我是把爱好变成了工作。”从业五六年的熊思琦入行跟别人也一样,亦是出于对小动物的喜爱。不一样的是,“之初爸妈不让在家养小动物,所以选专业时填了动物医疗。”

  可是工作之后的情形并不符合熊思琦之初的想象。入行之前,她以为每天和小动物们在一起,工作后才发现,最痛苦的是要面对小动物的死亡。

  “或者是主人不够尽心,更多的时候是我们无能为力,因为病例它可能是绝症。”不过她也认为:“当病例躺着进来、痊愈后站着出去,是我最开心的时刻。”

  本来在业界稀少的女宠物医生,还面临其他的问题。“从业五六年,从来没有在大年夜休息过,节假日就是最忙的时候。”熊思琦坦诚,女宠物医生更需要另一半的理解和支持。

  不仅如此,女宠物医生的工作中同样伴随“险情”:病患就像小朋友,无法自己处理大小便,也不会乖乖听话接受治疗,时不时地给你来一口。熊思琦的手臂有被宠物抓咬到数不清的伤痕。“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

  很多宠物医生,自己也养宠物,闲暇当起了“铲屎官”。熊思琦说自己在医院看到的宠物,基本在家里都养过。“龙猫、仓鼠、兔子……现在还在养着蜜袋鼯。”

  据记者了解,蜜袋鼯是一种产自澳洲的有袋动物。它身体两侧拥有滑行膜,现在被作为宠物饲养,因为它们外形可爱、较为黏人、可随身携带,被称为“小蜜”,风靡全球。

  宠物医生收入高不高?熊思琦告诉记者:“其实行业的平均水平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高,不论做医生、做护士,一个月工资并没有达到两三万的水平,但基本生活还是可以得到保证。”翁医生在自己朋友圈这样写道:“我就踏踏实实干我的小兽医,看我喜欢的小动物。这个行业发不了财,但是也饿不死。”

  记者采访时,熊思琦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人一生里的很短时间有动物,但动物的一生陪伴着我们。”她说,不管养什么样的动物,比如乌龟、兔子、龙猫、蛇、鹦鹉、猫、狗……养之前都要想清楚,“养它们不仅是给它们一口饭吃,更多的是一份责任”。

  记者参观了一圈宠物医院发现,别看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不但有传统的门诊室、手术室,还有宠物住院部,里面每个笼子就是一个“病房”,病区内配备空调、宠物专用输液泵等专用设备。

  在宠物医院里,记者见到了生病中的土拨鼠、貂、龙猫……但也有完全健康的几只巴西龟。“有的人治着治着就不要了,也有人出国就送人了。”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种现象其实已经屡见不鲜了。虽然近年来宠物主人对宠物医疗的重视发生着变化,但宠物治疗费用如果上升到一个“坎”,很多主人就会放弃治疗。

  那收费到底是否合理?又如何评价宠物医生资质?面对社会上的热议,翁治天也介绍道,宠物医院收费的确由医院自行定价,但价目表公示一般放置在医院明显处。

  另外,要想成为宠物医生,需要通过国家制定的执业兽医师资格考试。想进一步转型成专科异宠医生,由于国内没有相关评定,就只能参加国际认证的课程考核后才会被认证。

  “国内没有专门的学习异宠的学校,一般农业学校也没有开设这个科目,因此大部分医生只是经过培训和学习。”翁医生介绍,假如出现医疗事故,上海宠物行业协会有医疗事故评定机构。

  东方网记者刘辉、刘昊5月10日报道:宠物医生被认为时下最有“钱景”的新职业,诊治犬猫之外的异宠医生就更加令人好奇。记者近日走访了解,沪上目前共有200多家宠物医院,但专科异宠医生数量却不足10位。

  “跟大部分宠物医生一样,我从事这一行,也是出于对小动物的喜欢。”已经拥有14年宠物诊治经历的翁医生毕业于中国农业大学。他有个霸气的名字——翁治天,他也被同行称为“异宠大拿”。“可能我属于上海最早的一批宠物医生吧,现在比较擅长猫和异宠的诊治。”

  如今饲养宠物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养的种类也是纷繁复杂。假如乌龟、龙猫、羊驼不够新奇的话,那土拨鼠、蜜袋鼯、貂、刺猬能否惊掉下巴?

  顾名思义,异宠即另类宠物,打破了猫、狗、鸟、观赏鱼类所构架的宠物市场传统格局,成为当前年轻人喜好的新宠。

  市场变大,异宠医生也逐渐成为香饽饽。那究竟异宠医生有何特殊?异宠医生一般是指可以治疗小型哺乳类、爬行类、鸟类的医生,也特指一些只专门看某一类非犬猫动物的医生。

  据东方网记者了解,上海市宠物医院目前增加到229家,注册兽医师超过了800人,但面对宠物市场规模的不断扩大和细化,依旧无法满足需求,因此异宠医生就显得更加稀缺。

  “目前宠物医生更多的是全科,什么都会看,这一点和给人看病的医生分科详细不太一样。”翁医生介绍,相比国外发展许久,异宠医生在国内属于近两年的热门职业。

  据翁医生介绍,宠物医生中坚力量主要集中在30-45岁的年龄,其中做宠物女医生的更少,大约只占三分之一。“做异宠的医生非常少,可能一些医生会涉及异宠方面,但真正做专科异宠的数量可能就在个位数吧。”

  “我是把爱好变成了工作。”从业五六年的熊思琦入行跟别人也一样,亦是出于对小动物的喜爱。不一样的是,“之初爸妈不让在家养小动物,所以选专业时填了动物医疗。”

  可是工作之后的情形并不符合熊思琦之初的想象。入行之前,她以为每天和小动物们在一起,工作后才发现,最痛苦的是要面对小动物的死亡。

  “或者是主人不够尽心,更多的时候是我们无能为力,因为病例它可能是绝症。”不过她也认为:“当病例躺着进来、痊愈后站着出去,是我最开心的时刻。”

  本来在业界稀少的女宠物医生,还面临其他的问题。“从业五六年,从来没有在大年夜休息过,节假日就是最忙的时候。”熊思琦坦诚,女宠物医生更需要另一半的理解和支持。

  不仅如此,女宠物医生的工作中同样伴随“险情”:病患就像小朋友,无法自己处理大小便,也不会乖乖听话接受治疗,时不时地给你来一口。熊思琦的手臂有被宠物抓咬到数不清的伤痕。“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

  很多宠物医生,自己也养宠物,闲暇当起了“铲屎官”。熊思琦说自己在医院看到的宠物,基本在家里都养过。“龙猫、仓鼠、兔子……现在还在养着蜜袋鼯。”

  据记者了解,蜜袋鼯是一种产自澳洲的有袋动物。它身体两侧拥有滑行膜,现在被作为宠物饲养,因为它们外形可爱、较为黏人、可随身携带,被称为“小蜜”,风靡全球。

  宠物医生收入高不高?熊思琦告诉记者:“其实行业的平均水平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高,不论做医生、做护士,一个月工资并没有达到两三万的水平,但基本生活还是可以得到保证。”翁医生在自己朋友圈这样写道:“我就踏踏实实干我的小兽医,看我喜欢的小动物。这个行业发不了财,但是也饿不死。”

  记者采访时,熊思琦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人一生里的很短时间有动物,但动物的一生陪伴着我们。”她说,不管养什么样的动物,比如乌龟、兔子、龙猫、蛇、鹦鹉、猫、狗……养之前都要想清楚,“养它们不仅是给它们一口饭吃,更多的是一份责任”。

  记者参观了一圈宠物医院发现,别看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不但有传统的门诊室、手术室,还有宠物住院部,里面每个笼子就是一个“病房”,病区内配备空调、宠物专用输液泵等专用设备。

  在宠物医院里,记者见到了生病中的土拨鼠、貂、龙猫……但也有完全健康的几只巴西龟。“有的人治着治着就不要了,也有人出国就送人了。”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种现象其实已经屡见不鲜了。虽然近年来宠物主人对宠物医疗的重视发生着变化,但宠物治疗费用如果上升到一个“坎”,很多主人就会放弃治疗。

  那收费到底是否合理?又如何评价宠物医生资质?面对社会上的热议,翁治天也介绍道,宠物医院收费的确由医院自行定价,但价目表公示一般放置在医院明显处。

  另外,要想成为宠物医生,需要通过国家制定的执业兽医师资格考试。想进一步转型成专科异宠医生,由于国内没有相关评定,就只能参加国际认证的课程考核后才会被认证。

  “国内没有专门的学习异宠的学校,一般农业学校也没有开设这个科目,因此大部分医生只是经过培训和学习。”翁医生介绍,假如出现医疗事故,上海宠物行业协会有医疗事故评定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