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宠物的主人就是 冲着这些特色服装而来的

 宠物药品     |      2019-03-23 02:17

  把赚宠物的钱称作包赚不赔的无“风险投资,相信会遭到很多读者的质疑。但经过大量的调查采访,《科学投资》发现,在现阶段经营宠物生意虽然不能保证人人赚钱,但这的确是个利润相当丰厚的行业。有人曾把宠物经济与房地产、教育、医疗、图书出版等投资领域并称为十大“暴利”行业。

  让我们先看看美国的宠物们的生活:艾丽斯·莫斯在纽约创办了一家集狗美容、日间寄托和全日制寄存业务为一体的托狗所,每天坐高档车来的固定“客户”有大约10个,其日接待狗客户总量已从12年前的5只发展到现在的约50只。

  人们相信他们的狗是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不仅仅是条狗。 毫无疑问,美国是个宠物大国。据美国宠物用品协会的统计,大约62%的美国家庭养有宠物,其中包括7800万只猫和6500万条狗。

  如今,财大气粗的美国人甚至开始用古奇、路易·威登等世界级品牌来“全副武装”他们的宠物。与美国人相比,国内的宠物消费似乎还处在中级阶段,但如果按收入和开销的比值对照,其数字正在迅速向美国人靠拢。

  围绕“宠物赚钱”和“赚宠物的钱”有诸多的投资项目,相对而言,赚宠物的钱对投资金额的要求不高,除了要求相关技术过硬外,受宠物自身的影响较小,一旦失败也不会遭受太大损失,更适合初入者尝试。同时,与买宠物相比,为宠物衣食住行以及美容、医疗支出的费用,属于循环消费,要不停地支出,可以为投资者带来稳定的客源和收入。

  除了人们常见的宠物摄影、宠物婚介、宠物美容外,宠物经济领域还有很多尚不被投资者重视的投资项目,《科学投资》对其进行了一个汇总,其中很多领域还少有人涉足,此时进入必然能抢到味道鲜美的“头啖汤”。

  宠物医疗似乎已经成为众所周知的暴利行业。“外伤处理80-300元/次/只,静脉注射30元/次/只,腹腔穿刺20元/次/只,卵巢摘除手术150-300元/次/只……”在北京市朝阳区望京地区的一家宠物医院里,所有的宠物医疗项目如外科手术、注射、防疫都有明码标价。

  国外的宠物药品都比较专业和规范,而国内往往是人畜混用,这是造成宠物药品价格虚高的原因之一。同时,宠物药品价格不属于政府定价范围,不牵涉大部分人的利益。因此完全放开,实行市场调节价,目前尚没有任何监管措施。

  据了解,目前国内宠物用针剂售价要几十元1支,好的要上百甚至上千元;除去平时的一些小病小灾,宠物还要定期打疫苗,一般5年期的疫苗每针要70元左右,利润空间非常大。目前,国内专门生产宠物用药的厂家不多,仅有长春、广西、成都和湖南的少数厂家生产,而且这些厂家都不是专业的宠物药公司,而是在生产其他兽药产品的同时兼营。目前,国内市场的宠物药大致分为大型动物的大剂量药和人用药两种,主要是治疗感冒、肠道疾病、寄生虫病以及各类病毒和细菌的药物。宠物药可分为进口宠物药和国产复合药。进口宠物药外表时尚,价格昂贵;国产复合药名称和包装新颖,但多数药盒上的主要成分没有注明,一旦出现不良反应,给医生诊断造成很大困难,很多兽医不敢用;而大型动物的大剂量药和人用药,由于剂量太大,一支用不完就会丢掉,造成很大浪费。

  据业内人士介绍,国外由于喂养宠物的人群比例很大,需求较高,技术水平和检验手段也随之升高;而我国宠物相对较少,对专门药的要求较低,宠物药生产和检验手段也比较落后。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宠物药生产已经逐渐不能适应越来越多家养宠物的需求,生产适销对路、迎合消费者心理的宠物药迫在眉睫。

  目前,宠物药市场蕴含着巨大商机,原有生产兽药的厂家可以考虑往宠物药市场发展。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1、开发能治疗多种疾病的复方宠物药,特别是可外用、可口服、可注射的多用药。这类药物不需太大投入,只需将治病基理相近的几种药物组方即可。

  2、生产适合宠物用的小剂量药物。许多针对大型动物的大剂量药和人用药对治疗宠物疾病疗效确切,只需改进包装,调整剂量即可。

  3、兽药与宠物药有一定的关联性,加强对兽药的基础研究,筛选后用作宠物药。尤其是在针对宠物体内外寄生虫病的制剂、新型抗菌药物或各种饲料添加剂等方面加大研究力度。

  在一些大城市的时尚人眼中,宠物美容已经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宠物做完美容的效果非常好,尤其是宠物美容院的“常客”——雪纳瑞、贵宾犬、约克夏、可卡等名种犬,如果不做美容,华丽的长毛会打结、“擀毡”,美丽也会大打折扣,而做完美容往往能给人“惊艳”的感觉,给足宠物主人面子。

  目前在北京、深圳这些大城市中,宠物美容店越开越多,彼此竞争越来越激烈,要搞好宠物美容店必须有高招。除了发放优惠卡和会员卡留住顾客外,很多店主也不再单一经营,除了提供宠物美容外,还进行宠物医疗,经营宠物服装、宠物日用品、宠物摄影等。

  孙若雯是目前北京地区最有影响力的宠物形象设计师,也是这个行业的“领军人物”,2000年,孙若雯师从香港著名宠物美容师张婉华学习宠物美容,而后创办孙若雯宠物形象设计室,并多次在各种宠物美容大赛中获奖。孙若雯在北京长期举办各种宠物美容培训班,学员络绎不绝。和别的店主一样,孙若雯也找到了新的利润增长点。不过不是其他经营项目,而是销售美容专业器材。因为随着美容师队伍的扩大,孙若雯发现通过这些宠物美容专用器材的附带销售,得到的利润一点也不比学费少。

  专业的宠物美容,需要专业的美容工具辅助。首先,需要一个稳固的美容台。其表面为防滑质地,有稳定的支架和固定的宠物吊竿。保证宠物在美容台上的安全。其次要准备专业的梳理工具。如:美容师梳、木柄针梳、钢丝梳、分界梳等。对于不同的步骤、情况,需要使用不同的梳子配合。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工具和用品是针对被毛打结的犬准备的,如:开节结、开毛结水等。

  剪趾甲时,需要趾甲钳、趾甲锉和专业的止血粉。洗完澡后要用吸水毛巾擦干,再用专业的烘干箱或吹水机吹8成干,最后要用双筒吹风机吹干。修毛剪毛的过程中所需要的工具分类就更加精细了,剪刀分直剪、牙剪、小直剪、弯剪,因修剪位置不同而必须运用相应的剪刀。对于需要剃毛的犬种,还要选用专业电剪配以不同型号的刀头进行修剪。

  在宠物店里,最贵的设备是烘干箱,给宠物洗完澡后可以放到里面进行烘干,同时还具有紫外线消毒的功能。除去这些大型设备,宠物美容师人手一套的专业剪刀、梳子等用具也是价格不菲,高级宠物美容师用的一把剪刀就要2000多元,就连专门清洗刀头的油,一瓶也要200多元。

  由于我国宠物美容发展比较晚,这些设备国内一直以来没有规模生产,大多依赖进口,价格昂贵。本来也用这些舶来品的孙若雯却在无意中发现了其中的一些小秘密。她发现很多东西从国外买,回来仔细一看全是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比如梳理毛发用的木柄针梳,从国外买要100-200元,而国内才卖几十元钱。

  自此,孙若雯开始寻找国内的生产厂家,希望可以降低器材的成本。现在,她会把每期的学员都带到自己位于北京亚运村的一家宠物美容店参观,让每个打算开店的学员都按照自己的样板店去做。虽然毕业后开店的学员只有2/3,但是只要学员从事了这个行当,孙若雯经营的这些专业器材就不愁没有买主。

  孙若雯的确有眼光。她看中的这项投资就是典型的为掘金者送水的服务。掘金者未必能赚到钱,但送水的人却会提前赚到盆满钵满。也许在未来几年里,宠物美容业会因为从业者众多而利润摊薄,但学员客户队伍不断壮大的孙若雯却不用为竞争而担忧。如果投资金额允许,她甚至可以自己开创宠物美容用具的品牌,在其他竞争者还没有进入前抢先占有市场,像当年梁伯强“下注”指甲钳一样,打开人生和事业的另一番天地,

  成都人李建中是中国首家专事宠物殡葬的企业创办人。在进入这个行业之前,李建中曾经是令人艳羡的千万富翁,拥有一家化妆品厂、一个塑料厂、一间茶楼、一个销售公司和一个宠物用品品牌。但因盲目扩张和用人不当,2002年李建中变成了一贫如洗的穷光蛋。

  在李建中失意时,他养了多年的狼狗“黑豹”给了他莫大的精神安慰。2003年,跟他一起生活了13年的黑豹去世了。痛心之余,李建中发现黑豹的身后事有些麻烦,这只狼狗有半人高,块头相当大,处理起来很麻烦。几经周折,才把黑豹埋到了郊区。

  与此同时,他留意到不少媒体对此类问题的报道,说宠物尸体处理不当会带来一系列卫生安全隐患。有的死猫尸体内带有弓形虫病,有的死狗尸体带有狂犬病,若处理不当很容易传播病菌。随意将宠物尸体丢弃在垃圾箱内、江里、马路上,更容易导致疾病的扩散,危害人的健康。既然有这么多人为宠物的后事发愁,那肯定是不错的商机。

  李建中很快与成都彭州一个朋友联系上了,这位朋友在彭州市葛仙山镇有一块荒山。两人开始一起投入到宠物殡葬行业中。 两人还为宠物殡葬墓地取了一个动人的名字:“天堂驿站”。

  通过与一些宠物医院牵线搭桥,“天堂驿站”很快在成都的宠物圈子里红火了起来,不少宠物爱好者都主动打电话询问“天堂驿站”的详细情况。为了能更好地满足宠物爱好者的需求,李建中又将服务内容分级,分为舒心、普通、标准、豪华,根据不同级别,配合不同的服务,做不同仪式,当然价格定位也更准确,从300元到3000元不等。

  宠物殡葬业在国外是一个成熟产业,据统计,英国每年宠物市场的产值高达35亿英镑。宠物殡葬业可以提供诸如火化、棺木、宠物墓地和慰问卡等服务。在日本,商家把宠物“身后事”的商机发掘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不但有宠物火化、宠物葬礼、宠物墓地,甚至还有专为宠物服务的寺庙。

  据统计,上海平均每年丢弃的宠物尸体就达近万个。至少有20%的宠物主人有宠物殡葬的需求。目前,我国宠物经济的市场潜力至少能达到150亿元。

  1、首先需要到工商部门申请相关执照。李建中的“天堂驿站”执照上经营范围及方式一栏在工商局的要求下由“宠物殡葬及用品零售”改成了“依照法律法规的规定对宠物尸体进行无害化处理服务及用品销售”。

  现在走在都市街头,时常会看到一些穿着“奇装异服”的宠物和主人在街头漫步:婀娜女郎带着身穿粉色纱裙的吉娃娃,老俩口牵着一袭火红长裙的博美,西服革履的主人后面跟着只披挂绿色迷彩服的米格鲁……在一些宠物用品专卖店里,各式各样的宠物时装琳琅满目,款式繁多,一点也不亚于专卖店里的童装。而且宠物时装的价格一点不比儿童时装便宜。

  北京的胡溪是宠物服装设计业内的名人。2000年,胡溪从自家宠物身上看到了宠物服装的商机,并采用定制服装、量体裁衣的方式,开起了自己的宠物服装店。

  2001年冬天,根据客户的建议,胡溪经过近3个月的剪裁试验,仿照婴儿服设计出了宠物连脚服。穿上连脚服,可以保护宠物的皮毛,防止宠物把室外的脏东西带回家。这种卫生、方便的衣服让许多宠物家长改变了对宠物时装好看不中用,是生活奢侈品的老看法。胡溪把它推荐给身边的宠物主人,100多元一套的价格也没有阻挡住关爱宠物和自己健康的人们的热情。

  看到生意红火,胡溪又设计出了实用的宠物连体雨衣和戴帽子的棉服,并且在面料上也更加考究。经过不断的摸索和积累经验,胡溪大胆的尝试着把其他领域的服装设计技巧运用到宠物衣服的设计上。也正是因为这些服装具有很强的装饰性和艺术性,所以受到很多顾客的青睐,有些宠物的主人就是冲着这些特色服装而来的。

  2002年,胡溪的宠物服装店开始步入正轨。这时已经有不少人进入了这一行业,胡溪开始还认为只要自己不断有新的设计,顾客就不会流失。但她发现店里不断有前来偷师的人。这些经验丰富的裁缝,只要对她出售的服装多看两眼,就能大体上学会宠物服装的制作。随后她的产品自然被仿制并压低价格出售,这大大影响了胡溪的生意。

  胡溪感到了生意场的残酷,经过深思熟虑,她想到了可以用出书的办法,让更多的人了解自己在宠物服装方面的设计。胡溪的宠物时装图书上市以后,不仅让她获得了1万余元的稿酬,更扩大了她的名气,很多媒体都把目光对准了她,并有商户开始大批量地订货。

  胡溪现在正大力开拓一些价位低的大众化宠物服装。她明白,要想把事业做大必须个性产品和大众产品一起抓,式样简单的服装适合中低档消费者,这个庞大的群体也是不容忽视的。于是,胡溪购买了一批缝纫机,分发到北京大兴区的一些会缝纫的农户手里,让他们利用农闲时节加工宠物时装。不用工厂,22岁的胡溪拥有了自己的宠物服装生产基地。

  宠物经济的确是一湖看不见底的深水。据北京市保护小动物协会统计,目前北京约有40%的家庭养有一只或多只猫、狗、鸟、鱼等不同的宠物。而实际数字远远不止于此。天津、南京、广州、杭州、深圳、成都等地的宠物普及程度也较高,据统计,我国仅宠物狗上户口的就有6000万只。

  目前,我国的宠物产业尚处于起步阶段,发展空间十分广阔。以宠物食品为例,目前市面上的宠物食品基本是国外品牌,像宝路、法国皇家、爱慕思等,我国自己的品牌却很少。另外如狗咬胶等玩具,其生产主要集中在东南亚和我国,亚洲产品约占90%以上,而其中约70%的产品出自我国。

  宠物经济的投资范围很广,按照投资金额,宠物经济的金字塔结构清晰可见。无论是通过饲养宠物赚钱,还是通过提供服务和产品赚宠物的钱,位于金字塔尖的都是高端产品或服务,这为后来者垒起了一道高高的投资门槛。投资者要进入不仅要用大量资金为自己筑起跨过这道门槛的梯子,还要防止落入陷阱或踏上投资雷区。比如投资纯种犬饲养,万一种犬因为疾病或意外死亡,投资者翻身的余地将非常小。正所谓获利越高,风险越大,位于塔尖的投资更适合资金丰厚、经验丰富的投资者。

  与高端市场相比,位于宠物经济金字塔底部的投资显得轻松很多。在目前行业远未饱和的情况下,随便拉张网就能捕到鱼。这是因为前来捕鱼的人并不多。一旦众人闻讯而来,人人撒网下钩,要赚到钱就并不容易了。比如李刚投资的龙猫,其鼠类本身的繁殖特点决定了这种商品不可能长期保持“物以稀为贵”的高贵性。一旦源头供货商因利润诱惑放量供应,龙猫的身价下跌将难以避免。

  好在宠物经济的面积广大,在一处项目被众多投资者包围试图“涸泽而渔”时,聪明的投资者只要凭借自己灵敏的行业触觉,还是可以找到未被发现的新领域。毕竟这个行业太大了,而处于起步阶段的市场上处处是黄金,愿不愿意低头去捡,就是要看你的意愿和本事了。

  您有什么问题需要解决吗?请进入商务指南论坛共同交流

  西方国家喜欢流行这样一个词:“dresscode”,也就是在办公室里的着装……

  传统经济圈地位受到挑战,最佳商业城市排名不一,谁会是中国商业投资中心?

  2005年,中国商标拥有属于自己的节日。国家工商总局副局长李东生宣布首届……

  对于央视,2005年不同寻常。长久以来央视一家独大的广告格局,被一个……

  当2008年奥运会还差1000天举行的时候,中国人民已经等来了他们企盼已久的……